话多不如话巧

2017-12-07 来源:人间福报社

内容概要:

1. 此时孔融不疾不徐回道:「想君小时,必当了了。

2. 在最适当的时机,说出精简有力的话语,让人口服心服、不由赞佩。

3. 那位本想为难晏子、羞辱齐国的楚王,最终也只能苦笑,觉得自讨没趣了。

文/黄羿瓅

吃得多不如吃得巧,做得多不如做得巧;而说得多,也不如说得巧。

春秋时代的子禽,曾请教墨子:「多言有益乎?」墨子曰:「虾蟆、蛙、蝇,日夜恒鸣,口干舌擗,然而不听。今观晨鸡,时夜而鸣,天下振动。多言何益?唯其言之时也。」墨子用具象的昆虫、动物,来比喻抽象的事理,让子禽立刻明白:并非时时咧著嘴聒噪乱叫,就能让人听到;公鸡只是按时在天刚亮时啼鸣,却能震动天下,使人们听闻后纷纷起床。所以,「多言何益」?重点就在於:话说得有没有切合时机。

而春秋时,齐国身材矮小的大臣晏子衔命出使到楚国时,靠著才思敏捷连闯三关,留下「使狗国者,从狗门入;今臣使楚,不当从此门入。」、「齐之临淄三百闾,张袂成阴,挥汗成雨,比肩继踵而在,何为无人?」、「其贤者使使贤主,不肖者使使不肖主。婴最不肖,故宜使楚矣!」等名言,便知言语可以如何被巧妙运用了。那位本想为难晏子、羞辱齐国的楚王,最终也只能苦笑,觉得自讨没趣了。

人不能自我矮化,更不能任国家遭辱,即便强权在前,只要在适当时候,冷静、巧妙的说话,随机应变,便可守住尊严。

东汉聪慧过人的孔融,十岁那年在首都洛阳以机智见到了河南太守李膺,却被宾客陈炜说是「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!」即指小时聪明伶俐,长大后未必出色。此时孔融不疾不徐回道:「想君小时,必当了了。」意思是「想必您小时候一定非常聪明伶俐了!」

这些都是属於用言语表达的机智反应,也都有回话精简、具足自信的共通性。虽然西谚说:「沉默是金,言语是银。」但面对取笑、嘲讽自己或国家时,不论是宰相,还是十岁小儿,并非只能傻笑或敢怒不敢言,只要简单巧妙的一、两句话,便能把尴尬还给那些出言不逊的人,使得轻慢妄言者知难而退。

雷根(Ronald Wilson Reagan)在竞选美国总统连任时已经超过七十三岁,不少人拿此高龄来大作文章,但雷根幽默回道:「我不会占对手年龄上的政治便宜,我不想炒作他们太年轻、缺乏经验的事实。」此举,让政敌与多事者铩羽而归,他也连任成功,共计带领美国度过八年的黄金岁月。

综观以上,可知话不在多,而在於巧,巧中还含有诙谐。

图/新华社

不过,这「巧」并非孔子批评的「巧言令色,鲜矣仁」,所指的「巧」。「巧言令色」,指的是那些阿谀奉承和讲得天花乱坠的花言巧语,都是言过其实、言不由衷的,少有仁心。

而攻讦、取笑、谩骂等逞口舌之能与逞一时之快的,更非话巧的目的;至於舌粲莲花、口沫横飞的长篇大论和无碍辩才,也还达不到话巧之境界。

话巧的真义,包括:言语不多、用词服人,不蓄意攻击,而且要说得适时,常常还须机智反应与幽默感。

真是一门艺术,不是吗?

在最适当的时机,说出精简有力的话语,让人口服心服、不由赞佩。然而,还须懂得适可而止,倘若继续说,就是「多」了,就是聒絮、是强辩、是得理不饶人。

说得多不如说得巧,不妨在生活里试验、练习,看看话该怎么说才漂亮。久而久之,便能尝到「多不如巧」的效益,充分运用言语艺术了。


本文「话多不如话巧」转载自网络,作者人间福报社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QQ邮箱

评论